logo

迪尔和格哈德 – 表现警示寓言的座钟

迪尔和格哈德,又名为昂古莱姆公爵手工坊(1781-1829)

座钟,具有警示意义

白瓷,仿玳瑁瓷底座,并镶有镀金铜质装饰

1790至1800年之间

 

这是一尊带有翅膀的人物雕像,她双腿交叉坐着,一只手在挥舞火焰,另一只手放在一只站在书本上的公鸡上,书旁有一盏油灯。雕像置于一个仿玳瑁的瓷底座上,贴有对称的镀金铜质装饰,有一个滑稽的面具、两只面对的公鸡和一个烛台。

在1830年克里斯托夫·迪尔(Christophe Dihl)的遗产清单中提到一个由查尔斯·加布里埃尔又名勒米尔(Charles-Gabriel Sauvage dit Lemire) (1741 - 1827) 制作的警示寓言(la Vigilance)主题雕塑的座钟,它曾是昂古莱姆公爵的手工厂(la manufacture du duc d’Angoulême)的模型之一。1830年迪尔去世后,这个座钟同样在拍卖被用于手工场的模型时被提及。

我们的模型图像大概率被认为是这个座钟:公鸡、油灯、火焰和寓意的翅膀,这些是警示寓言共同的象征。以及仿玳瑁的底座与一座装饰有波拿巴(Bonaparte)胸像的底座相似,后者由宝龙拍卖行(Bonhams)在2021年10月27日以50.000£售出。这座带有迪尔和格哈德(Dihl et Guerhard)标记的胸像同样在他的遗产清单中被提及。

另一个昂古莱姆公爵手工厂的座钟,主题为爱神为赫拉克勒斯解除武装(L’Amour désarmant Hercule)的白瓷,被雷吉娜·普林瓦尔·吉尔本(Régine de Plinval de Guillebon)引用和展示在专业的书籍中, 18-19世纪的巴黎白瓷瓷器出现了与我们的座钟底部完全相同的棕叶饰边缘装饰。

在旧制度末期的巴黎特有的座钟由一个塑像或一组胸像构成,它们通常放置在一个着色的或带有装饰的底座上。象征寓意被处理加工成塑像或团体,灵感来自古代,她们成为革命价值的媒介,然后是从18世纪末开始帝国的价值载体。警示寓言的寓意与战争联系,翅膀象征速度,公鸡是一种保持警惕的动物,火焰和油灯在黑暗中指引。

1781年,克里斯托夫·迪尔和格哈德夫人、安托万(Antoine)和 露易丝·玛丽·玛德琳·方丹(Louise-Marie-Madeleine)的合作契约催生了迪尔和格哈德的瓷器手工场。由昂古莱姆公爵(duc d’Angoulême)(国王路易十六的侄子)赞助开业,这样的保护保证了他们制造珐琅彩瓷器的权利,尽管此前塞弗尔(Sèvres)工厂垄断了这个产业。

这个手工场在旧制度的背景下创立,经过了大革命、执政府、 帝国时期,在1828复辟时期关闭。创新来自于迪尔技术的精妙和格哈德夫人的商业洞察力,从她的创立开始就很成功,在1785年就雇佣了12位雕刻师和30位画家。在整个新古典主义时代,她凭借广泛使用珐琅彩、精美细致的素胚和加工制作的装饰成为塞弗尔手工场的主要竞争对手。

自旧制度末期,昂古莱姆公爵手工厂提供奢华的“高质量素胚座钟”(Peuchet, an VIII, t.V, p. 325. 商业地理通用词典(Dictionnaire universel de la géographie commerçante)。我们在迪尔的遗产清单中清点了65个款式的座钟,尽管今天只有其中的少量被鉴定确认。许多模型都归功于勒米尔,他是一位着名的雕塑家,在1793年至1819年间他的作品经常在沙龙展出。在这些模型中,我们发现《阅读的孩子》和《绘画的孩子》主题被复制了很多。但我们的座钟是幸存的为数不多的雕塑家素胚瓷器模型之一。

此外,出产作品的质量也被认为与塞夫尔相当,有时甚至优于塞夫尔。1790年,当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委托他在法国的代表莫里斯总督(le Gouverneur Morris)为他提供瓷器时,他在日记中指出,他去了昂古莱姆公爵的工厂:“我们发现这里的瓷器比塞夫尔的瓷器更优雅,更便宜。” 另外,他还为华盛顿购买了一张桌子,其中的一些物件仍然保存在弗农山博物馆(Mount Vernon Museum)和费城艺术博物馆(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该手工场以皇家保护而被授权生产各种各样的作品而出名:盘子、钟表、成组的素胚、瓷器画......这些画作需要迪尔顶级的精湛技艺,这为他赢得了第五年(1797-1798)工业产品展览会(l’Exposition des Produits de l’Industrie)的奖项。同年,他与成为寡妇的路易丝·玛丽·玛德琳·格哈德(Louise-Marie-Madeleine Guerhard)结婚。

帝国时期标志着制造业的顶峰,手工场在1806年的工业产品博览会和沙龙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通过合理明智地在每个职位上选择最优秀的专家,它确保了产品的卓越品质,并雇用了多达两百多名工人。

然而,拿破仑战争造成的经济危机加上帝国对手实施的大陆封锁,迫使工厂陷入了漫长的下坡:迪尔家族在国外卖出了大量产品,特别是在西班牙、英国和俄罗斯。尽管年迈的妻子进行了勇敢的斗争,但法庭于1828年宣布解散公司,即迪尔1830年去世的前两年,随后他的妻子于1831年去世。工厂的所有货物都在拍卖期间上分散开来,其中包括两件最美丽的作品仍在企业的巨大厂房中。

In Portfolios